咨询热线:18859662931

劳动纠纷

产生劳动纠纷 有没有快速有效的解决方式

  现在新闻、网络等信息来源渠道众多,劳动者对于自身权益保护的法律条款大都有一定的了解,维权意识也普遍提高。劳动仲裁取消收费、仲裁范围扩大使劳动者维权更加的便利,这都是劳资纠纷案件飞速增长的原因之一。

  以众多的纠纷案件来看,企业因用工管理不规范,如不签劳动合同、不买社保、加班工资等,在仲裁中大多还是企业显得更被动。

  虽然劳动法律和仲裁程序都更加偏向劳动者维权,但现实中大多劳动者还是认为维权困难。投诉部门不了解、仲裁程序不清楚、举证困难、维权时间长等,众多因素的累积,加上双方不愿调解,很容易导致矛盾激化。

  在错误的情绪状态下,很多人就想按照自己的方式“快速解决”,然而能够简单快速达到目的的方法大多都写在刑法上。

  【工伤仲裁后协商不成 致员工拔刀犯罪】

  刘某是来自贵州某县的土家族男子,2008年9月进入广东省东莞市某五金制品公司。

  进入公司后,刘某等人在没有接受厂方专业培训的的情形下直接进入工作岗位。

  刘某进厂第七天下午某时,在一台运转的冲床机器砸下来的瞬间,刘某右手来不及躲闪,掌部和手指的骨头被砸碎,经诊断,为“压砸毁损伤”。在救治过程中,由于伤情过重,医生不得不将其整个右手掌做了切除手术。

  2008年11月18日,东莞市社会保障局认定刘某的事故属于工伤。八天后,东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《鉴定书》,称“刘某右手掌永远缺失(指右手掌及向手臂方向延伸的部分肢体缺失),腕关节无功能,属于伤残五级,符合安装掌部假手。另外,刘系未参保人员”。

  工伤鉴定结果明确后,刘某对厂方提出维权索赔约10万元,其间也曾多次向厂方提出和解。而厂方认为索赔金额过高一直拒绝商谈。“金额其实是可以商谈的,但厂方一直采取消极的态度,不愿意和律师见面。”

  2008年12月22日,刘某向东莞市劳动部门递交了劳动仲裁申请,提出:解除劳动合同,厂方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、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等,共计78280元。另外,请求厂方支付今后12次安装和更换假肢费共计21.6万元。

  仲裁庭认为刘某评残后并未实际发生安装假肢的费用,其提出的一次性支付安装和更换12次假肢的请求欠缺实质依据,所以对安装和更换都不予支持。仲裁庭裁决,厂方应向刘某支付赔偿共计约5万元人民币。

  刘某不服仲裁裁决,刘某又依法诉诸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。

  2009年5月,刘某工伤索赔案一审判决,厂方被判向刘某赔偿177293元。

  2009年6月,基于刘某的请求,一审法院执行了财产保全,查封扣押了厂方价值约17万元的机器。

 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,刘某觉得可以接受不准备再上诉。

  但厂方不服一审判决,于6月13日向东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,请求撤销一审判决,并提出是刘某在劳动合同中主动要求“本人因自身利益主动放弃厂方购买社会保险”。(主要原因是判决金额超出了赔偿底线)

  得知厂方上诉后, 6月14日,刘某曾用自杀行为要挟厂方尽快赔偿。那天很多人站在工厂门口围观,刘某站在厂里楼房的阳台边沿上,声称要跳楼。

  经警方劝阻,刘某答应次日和厂方和平商谈。第二天上午,刘某和赖某等人再次协商但无果,约定当天下午继续谈判。

  令人震惊的是,2009年6月15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,刘某在工厂大门内侧的保安室门口,截住正要外出的生产经理赖某,与其发生争吵。公司总经理林某和副总经理邵某闻讯赶来。在争吵中,刘某突然掏出一把弹簧刀,捅向这三人,导致邵某当场毙命,林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,赖某重伤。事后,刘某被东莞市公安局在工厂附近抓获。

  在实际的劳动纠纷中,虽说像上述案件这么极端的做法比较少见,但很多时候劳动者的解决方式已经触犯法律。目前劳动争议案件的处理,各地的处理标准不统一,所以劳动者和企业各自都能找到对自己更有利的案例,都容易不服判。

  “一裁二审”下来通常一两年就过去了,在漫长的等待中,劳动者的情绪很容易被激化。所以产生劳动纠纷,协商是最好的解决方式。即使不能协商,用人单位也不能表现得很冷漠,避免劳动者因愤怒产生不理智的行为。

苏州离婚律师网:www.hangzxw.cn